周一的升旗仪式后教务处主任康学松在上面讲话,台下的学生队伍里,李星月跟花俏说着悄悄话。

    “你觉得谭震林这个人怎么样?”李星月问道。

    怎么突然说起谭震林?花俏下意识觉得谭震林可能要倒霉了。

    她认真想了想,说:“挺好的,虽然不爱说话,但看上去挺靠得住的。”

    李星月撇嘴:“你看得是不是有些片面啊?”

    果然如此!

    谭震林什么时候惹到星月了?

    花俏疑惑地小心问道:“怎么个片面了?你有什么看法?”

    李星月说:“我觉得他挺能装的,表面上看起来干净利落、敏捷锐利、低调沉稳、沉静寡言,安若泰山,其实内里挺幼稚胆小的。”

    这么一个冷冷清清的男生,谁能知道竟然会想到买粉色丝巾来讨好女生,买了丝巾吧。结果买了丝巾还不敢送出去,不是幼稚胆小是什么。

    听了星月的话,花俏差点儿没站稳摔倒,这到底是在夸人还是在贬人啊?

    怎么听着那么惊悚呢,难为星月竟然能想出那么多褒义词来形容谭震林。

    她惊疑不定地转头,看到星月一脸的笃定与傲娇。

    队伍后面的于盛兰盯着前面嘀嘀咕咕说个不停的花俏和李星月,眉头皱得老高,心里烦躁得想大声喝止她们。

    别人都认真听领导讲话,就她们两特别,总是吵。

    偏偏班主任还不管。

    自从上一次的检讨事件之后,连胡代红也对她没那么好了。

    在她再也不能忍受之时,她转头拽了一把旁边的班长。

    “你也不管管她,太影响我们班的纪律和风貌了!”

    被无端指责的班长也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犹豫了一下后,只好悄悄猫着腰走到前面花俏和李星月处。

    此时花俏正想问了李星月一句话:谭震林做什么了?

    谁知这时班长走过来,低声要求她不要再说话。

    花俏一时觉得老脸一羞,赶紧做了个封嘴的动作表示再不说话。

    旁边的李星月瞪着1班的班长要说话,被花俏一把捂住了嘴阻止。

    班长一头汗地赶紧溜走了,2班的李星月可不是那么好惹的。

    过了一会儿康学松讲话结束,各班解散各自回教室。

    看到李星月要走,花俏赶紧拉住她问道:“刚刚你为什么那样说啊?谭震林做什么了?”

    李星月眼睛一转却说:“这事儿你别管,就当什么也不知道。”

    她说完生怕花俏为了弄清楚其中原委啰嗦,马上就跑走了。

    花俏:“.......”

    我知道什么啊?我真什么也不知道啊,既然让我别管,那跟我说那些干什么?

    你这样吊人胃口真的好吗?

    友谊的小船到底还能不能继续航行了!

    好吧,这就是李星月的风格!

    这一天花俏竟然没有再找到机会跟李星月说话,没次课间等她出去到隔壁班找李星月的时候,不是没在教室看到人,就是她来晚一步,正好看到李星月如风一般急奔离去。

    这明显是要躲她,花俏无奈又好笑地只好放弃。

    不能从星月那里问到具体情况,难道她还不能去找谭震林问吗?

    不过这一天也比较忙的,花俏也没有找到时间去高三那边找人,而且她觉得这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若是巴巴地跑到高三把谭震林叫出来,然后就问一句你做了什么嚷李星月那么评价你,估计谭震林也不会告诉她。

    这事儿只能放一边,以后有机会再观察。

    很快到了放学的时候,花俏留在教室里抄完数学题目并做了一半这才往家走。

    到了家时,妈妈已经在厨房做饭。

    听到花俏回来的动静,林香叶赶紧出了厨房把花俏喊进去。

    “你快来看看。”

    花俏疑惑地走进厨房,仔细一看,也吓了一跳。

    本来很干净的厨房里竟然放满了食物,一袋子白面,一袋子白花花的大米,还有一箩筐鸡蛋,估计有一百多颗鸡蛋。

    她们为了省钱,之前买的是高粱面和玉米面,白面只买了几斤,打算掺和着吃的。

    她问道:“妈妈,这是你买的吗?”

    难道是被昨天发的工资刺激的,一气之下来了个大采购?

    可又一想,妈妈不是这样的人啊。

    林香叶摇摇头,用手指了指隔壁,说:“我刚进门,沈重就带着两个人把这些东西抬了进来,说以后在咱们家吃饭,不能白吃,我拦都拦不住,他们走得真快。”

    啊?

    原来是沈重拿来的呀。

    林香叶又说:“这么多东西,哪里能用得了啊。俏俏,你说这该怎么办?”

    花俏想了想后,笑道:“既然拿来了,那就用吧。”

    大佬要吃好的同时顺带照顾她家,真是人美心善,那她就不辜负大佬的一片好意了。

    最多给沈重多做些抓果吃,她发现他很喜欢吃这个东西的,昨天晚上她在墙头偷偷看的时候,就发现桌子上放着抓果,估计沈重看书的时候也会抓了吃。

    既然女儿说用,林香叶便也不再多操心,晚饭直接用白面做了素臊子面。

    当沈重过来吃饭看到时,直赞林香叶做的面条真好吃,夸的林香叶更没有收了这么多精贵粮食的负担了。

    她决定以后就用这些精贵的粮食好好给沈重做好吃的。

    放学来这边吃饭的花南方看到用纯白面做的面条时,也十分惊喜,但当得知是沈重送来的白面时,忍不住暗暗咋舌。

    因为他一向在沈重面前不知为何有些拘谨,虽然很想多吃一碗,但还是忍住只吃了一碗面条,吃过饭后也不磨叽就跟妈妈和姐姐、以及沈重道别回花家那边去了。

    在花俏他们吃晚饭的时候,花老大和赵细琴夫妻端了一碗自家做的面条给花老爷子老两口送过来。

    面条是玉米面掺加了白面做的,在平常来看倒也算是较好的饭。

    不过花老娘接过面条时脸上虽然带着笑,心里却有些嘀咕,这个大儿媳妇今天突然这么大方能端来一碗面,肯定是有事,也不知道是什么事。

    该不会是要跟他们老两口借钱吧?

    果然等她把腾出来的空碗递给赵细琴时,赵细琴两口子也不走,反倒说起了林香叶。

申慱手机客户端下载 亚洲城网开户最高返点 385msc.com 盛大升级版 sb527.com
msc975.com 291tyc.com tyc278.com 50tyc.com 666sb.com
msc712.com am72.com 32sbc.com sun977.com 765tyc.com
凯发k8网投 tyc75.com 申博138真人娱乐登入 8tyc.com tyc259.com